沅有芷

矛盾体

一个小小的宣传

占tag致歉

宣传vx公众号 一夜一灯

这个公众号还是起步阶段,没有什么名气,因此可以当成自己的一个畅所欲言的小世界(❁´ω`❁)

是【无偿征稿】,因此欢迎投旧文

同人/原创/游记/散文/连载/安利/琐事/手帐/学习/生活均可

详细请加微信号guyuan14

感谢各位大佬(ಡωಡ)

一篇无名的软羽x你

你迷迷糊糊地醒来,下意识轻柔地唤她的名字,同时缓慢地转过身来,期望看向那一侧的她的熟悉的睡颜。

那一侧空空如也,没有人。

你从一片蒙昧中猛地睁大眼,依旧没有人。

你匆匆忙忙起身,仅仅穿了身睡袍,环顾卧室,一切物品都静默着,待在原先的位置。没有人。

你突然感到呼吸有些急促,有些气血上涌。冲动告诉你,要到客厅去。从深色的窗帘外照进几许微光,茶几上摆放着的马克杯因此略微显现出繁复的花纹的一角。然而并没有人。

你不愿意放弃,或许这是她的一个小惊喜,或许,或许她在厨房做早饭?

于是你来到厨房,邂逅了今天早晨的第一阵穿堂风。还好并不冷,你这样想着。可是——没有人。

你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从头到脚贯穿了整个肢体,你呆立在那里,回想起刚才所见的空无一人的卧室、客厅、厨房,甚至餐厅和虚掩着门的卫生间,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从你的心中升腾而起,占据了你的思想,侵吞了你仅有的理智。

你只感觉到无法呼吸,匆匆忙忙拨出电话却只听到一阵潦草的提示音。再次拨打结果仍是相同,你一次一次体会到心中充满渴望却事与愿违逐步发酵成失望的那种苦涩。

你想去找她,又不知道从何处开始。你感到慌张,大口大口地急促呼吸,让你看起来就像经历长跑一般疲软无力。

你痛苦地闭上眼睛,却在黑暗中看到了她的笑颜与背影。你为什么离开我,甚至还不告诉我?

不知经历了几个世纪,熟悉的开门声再次响起。你冲出卧室来到门前,还穿着睡衣,不管不顾地就对刚进门的疑惑的她一阵责怪大叫。

她歉疚地对你解释,说她只是想订蛋糕回来,给你个惊喜。

你才想起来,今天是你的生日。

在释然的幸福中,她吻住了你的唇。

《偷影子的人》
"一个会用风筝向你写出'我想你'的女孩啊,真让人永远都忘不了她。"

2018暑假纪录片卡(持续更新)

水果传
生死时速·紧急救护120
伊斯坦布尔的猫
地球四季
神话的森林
人生一串

《凛冬将至》。
都要勇敢活下去。

我们应拼命去追求的,便是摆脱原生的苦痛

#负能预警#
#真的,慎入#
#一个假的读后感#

接连看完《人间失格》《无声告白》《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三本致郁系小说后,感到异常压抑,或许就是因为三个主角的人生都以悲剧收场。而一个较为重要的原因便是原生家庭带给他们的痛苦无法愈合,一直影响到他们人生的终点。

《人间失格》中的大庭叶藏,从小便觉得“人类生活难以捉摸”。且不谈天桥地铁的实用带给他的失望,家庭的沉闷气息与父亲的呆板严苛便让他“不知幸福为何物”“幸福观与他人格格不入”。而拼命搞笑的背后却是孤独放纵、破罐破摔的心态,就连表面上的朋友堀木都不懂他内心所思所想。被抑郁悲观笼罩的他总是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幸福“总有一天会毁了她们”。相反却是,他的离开给自己带来了痛苦,也必将造成了静子母女的困扰。后来的他更是自我放逐,以苍老的姿态与内心等待着死亡。

《无声告白》中的莉迪亚,则是因为父母不同的观念影响到了她的一生——母亲渴望特立独行、与众不同,而父亲作为被排斥的华裔,则渴望中规中矩,融入群体。而母亲为追寻理想在莉迪亚八岁时突然的离开,给莉迪亚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痛——因而她自我承诺,等母亲回来后一定会拼命地做母亲高兴的事情以换取母亲的陪伴。后来她的确是这样,按着母亲规划的路线走下去,即使自己的委屈无力只能跟哥哥倾诉。终于,哥哥离开、物理濒临挂科、母亲步步紧逼、喜欢的人拒绝的那一天到来了,她在最害怕的湖中终于获得了解脱。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的松子则是因为父亲的冷漠养成了讨好的性格,因为学生龙洋一的拒绝认错而失去教师资格、与家庭决裂,因为接连几个男友而自身遭到毒打、染上毒品、杀人入狱,本想与爱自己的龙洋一在一起,可对方却说自己“害怕自己依赖松子的爱”从而推开了她。经历数十年,做过土耳其浴女郎、美发师、囚徒,经历无数次真爱与欺骗的她终于变得醉生梦死、无所事事,结局更是被玩世不恭者乱棍打死,走完了“被嫌弃的一生”。

我无数次想对着书中的主人公呐喊:为什么不能对家人、爱人勇敢的表达出来自己所需要的事物呢?摆脱怯懦与讨好,就那么难吗?

可是自己也很心虚。毕竟我是这样一个怯懦的人,总是不知不觉讨好别人的人。就像阿叶为了讨好家人故意做鬼脸,莉迪和松子为了讨好父母背叛了自己的心愿理想一样,我却是那样一个看人颜色走路说话的人啊。

毕竟我是这样感同身受:我不懂叶藏的世界观价值观如何形成,不懂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奇怪的问题,但我却体会得到三位主角因为不能说的痛苦在蝇营狗苟地活着,瞳孔失去了焦距,就连天空也是灰色的。

我在无病呻吟吗?并不是。我在过分夸张吗?也没有。

在我的家庭,爸爸虽然不是那样的严肃冷漠不近人情,甚至经常说一些令人愉快的笑话,但他生气时的皱眉总像是把人一层一层的解构,他愤怒时的发泄总是使家中的一两件东西重重的自由落体。后来妈妈也带有了这种暴力倾向再加上她本来也就和爸爸一样善于挑刺,总会令人不满意的我自然总会遭到批评。

到最后是我。生气时的我只会一个劲地叫喊与摔打,即使有时候不发疯也会用尖刻的话语抨击他人。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开始越来越不像那个理想中的老师一般知性优雅温和的自己,像是失去控制的机器,只会嘶哑吼叫。

但绝大部分我是害怕,我害怕他们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打我骂我,用对我来说残酷的话羞辱我。即使我遇到挫折与外人的冷言冷语已经麻木,可是我还是无法听到父母一日一日对我的否定与“爱我的表现”——一次又一次的令人厌烦的唠叨与规劝。不独立的我也即将面临着广阔的世界,可是我从未被完全放手,更不知道如何去“闯荡”。他们对我的唠叨与讽刺——有时他们说的其实就是事实吧——让我一次一次那么脆弱,可他们连哭泣都不愿意看到,连一个委屈表情都能解读成我的最坏的恶意。

我恨我自己,可是我恨不起来我的父母。他们毕竟生我养我了这么多年啊。

但我还是很为自己难过,我的性格终究还是被同化或改造成我最讨厌的那种了——敏感不合群,暴躁不耐心,与理想中的自己相去甚远。是这三本书,让我获得心灵的慰藉,庆幸地想着,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就算是世界的尽头只有我一个这样孤独敏感的人,还有三位虚拟人物,他们跟我的很多想法是一样的。

看到这三本书后,我突然就感觉到一丝害怕。如果不去改变,这或许就是我未来的命运?现在的我害怕死亡害怕见到血,如果不去改变,谁知道以后我会不会做出自杀跳楼的蠢事——至少在我现在看来,放弃生命是很愚蠢的。

我要改变,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算是再大的来自外界的家里的冷嘲热讽,我都不愿意再被击垮。

看到蒋方舟的自述与知乎上的很多问题回答,我终于知道,我具有“讨好型人格”。这样的人不论有心无心,都往往尽可能考虑他人,甚至觉得自己不配受到他人照顾,不配被爱。

五六年来我一直以为,如果天下所有人都幸福,那么我就算死去也愿意。可是现在我不愿这样刻意讨好他人了。幸福是这样一个理想化的词,怎么可能所有人都能达到幸福呢?就算这样,人的贪得无厌与自私本质总是催人追求更大的幸福,因而纷争与战乱出现了。就算我一个人死去,又怎能换来世界的和平。或许神话中的海伦可以,但是很抱歉,我做不到。

何况如今的我也不愿意去为了某些遥不可及的事物或是他人的否定与批评搭上自己的生命了。

如今的我,只希望能为自己而活。不喜欢什么,就一定要说出来,而不是讨好别人委曲求全,亦或是因他人的想法左右了自己的好情绪。要学习情绪管理。

原生家庭带给我们的,是看脸色的苟迎与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怯懦。可是,我们是我们,不是家长的,不是朋友的,也不是任何人的。我们是独立的个体,应当为自己而活。

我们拼命去追求的,就应当是摆脱原生家庭的苦痛,摆脱他人的期待所带给自己的负担,成为为自己而活的自己。

希望你我的苦痛,最终都会愈合。

1 原来想根据《城市人的压力》弄一下的然后失败了

2 不知道是哪个小姐姐

2018第一次

一股浓浓的2008ps风

2016.07风飘散(填词练习)

风飘散
词:顾苑
曲:故人叹
谁知今时 犹记此时 一一风荷举
不见城阙 惟留风烟 你早已远去
任南风吹去昨日芜杂思绪 不念你言语
今日又遭逢相似江南烟雨 只有歌一曲
谁知明日 不冀明日 有一抹裙裾
有谁不知 那抹裙裾 消逝在过去
你怎会看到那守望的身影 茕茕又独立
可谁会铭记曾经你的夜里 谁慰你哭泣
依稀 遥想当年 梦不遥远 惟水面清圆
晴日犹念 那番情怀 雨夜无月悬
彼时的腊梅花开 身旁徘徊 又是谁的恋
静静一隅 徒留一曲 踏雪寻梅岸

你本韶光 不忍心伤 脉脉无言语
步履摇摇 阶前春草 默默又新绿
谁为你绾起青丝执手言语 风吹起思绪
凉风起时那一声久远言语 早已成过去
如今 放下眷恋 放下一切 不期盼永远
昨日绵延 今日道别 不期盼再见
此时却不再花开 无声告白 你却听不见
默默离去 任风吹去 直到你对岸

悄无声 默无言 梅花不再 新叶初绽
长相思 不能成 无你时光 不辨黑白
阶上草 恨离别 无可奈何任命运驱赶
无遗憾 风飘散 即使我不在你身边

如今 放下执念 放下一切 不期盼永远
昨日思念 今日道别 不期盼再见
此时却不再花开 无声告白 你怎能听见
默默离去 任风吹去 直到你对岸




后记:
既然说好了要放下,那么暂且将往事避过不谈。
谨以此,纪念过去。